怒气:第二部分三个关於怒氣的谎言以及改变生命的真理

出自圣ç»�的书和布é�“

跳转到:导航, 搜索

相关资料
More 作者: David Powlison
作者索引
More 对于 Anger
主题索引
关于本翻译
English: Anger Part 2: Three Lies about Anger and the Transforming Truth

© Christian Counseling & Education Foundation

Share this
我们的使命
这翻译是出版的福音翻译, 这是一个在线部存在以福音为中心的书籍和文章可免费获得在每一个国家和语言。

了解更多 (English).
如何帮助
如果你说英语好,你可以帮助我们的志愿者翻译

了解更多 (English).

作者: David Powlison 对于 Anger
部分 Journal of Biblical Counseling 系列

翻译: Yingwu Liu

三个关於怒氣的谎言

以及改变生命的真理

鲍力生撰 黄主恩譯

怒氣是什么?我们应该怎樣处理怒氣?这篇文章的第一部分[1],企图让我们从圣经了解这个容易爆發的情绪。我们看到圣经对怒氣這个题目,有详细精彩的讨论,看到怒氣牵涉整个人,包括我們的身體、情绪、想法、动機和行为。怒氣关乎我们与别人的关系,每每与神有关,通常亦牵涉到别人。怒气既是一种自然的反应,也是一种学來的行为,用意有好有坏。怒氣与道德尤关。神给我们一种世界观,让我们从中对怒氣多加思索,并藉以应付怒气的各种表達方式。

我們在第二部分,将对流行於我们文化中的三种关於怒气的最有害的錯誤观念,加以评論。我們身为基督徒的辅导员,大可向身陷谎言中的人提供圣经的另一种看法。这种看法带有深度、盼望、和能力。真理为我们提供一条脫离怒气,并且脫离对怒气种种误解的出路。這篇文章将以八个问题作为总结。這八个问题会帮助我们按照神的心意,衡量和胜过怒气。

第一个谎言:怒气是我心中的一个东西

总结我们讨沦的一个关键意念,怒气并非一个「东西」。怒气是整个人的道德决择,并非在你里面的一个「物质」或「东西」。這可能听來很明顯,可是一般人对怒气的理解都不是這样认为。怒气到底是压抑在我们里面的滚烫情绪?还是一个住在我们里面的魔鬼?這兩个普遍的想法,虽然在别的方面互相对立,却一致认为怒气是一个东西。

一般西方文化中很多关於怒气的理論,都视之为压抑在我们里面的情绪,必须加以舒解。这种「液压式」的怒气理論,造成怒气「就是怒气,并无好坏」的流行想法。物质是中立的,道德决择却另当别论。这种理論为什么似乎有道理?因为以下的描述贴切地道出了我们发怒时的感受:怒气「填胸」、「一觸即发」;我们怒气 「沸騰」、「充滿」怒气、等著「爆發」;他们气得「冒烟」;以往未解决的怒气是「积」怒,「压抑」多年;如果你能「出气」,直至怒气「消除」,你会感觉好些。这种种比喻,都有力地把怒气比喻作压抑在我们里面的东西。

毫无疑问,這些生动的描述,的确道出了生气时的感受。然而比喻的目的并非要取代它要描述的东西。举例说,當你发怒,心如「火烧」时,新旧约的作者并不是真的相信你心里的火炉在烧,使你感觉灼熱。「火烧」的比喻生动地描绘出人生气时的感受和影响,目的并不是为了抹刹怒气是一种行为的這个事實。怒气使人 感觉「心如火烧」,但怒气并不是火把。对付怒气的罪性,并不是要用手術切除心中火炉,或喝足夠的水,把怒火撲滅!对策是一个道德的决择 – 以悔改的信心,从罪惡中「转」向神的恩典。

如果我說:「我那个生气的邻居,咬牙切齿,口沫横飞,对她的孩子咆哮、怒叫、厉声责骂,把他們骂得狗血淋头。」我是什么意思?那是生动的描写。我绝对不是说她里面有一只疯狗,而且这只疯狗在操纵她的行为!果真如此,唯一的对策便是给她戴上嘴套,或者把她人道处决,解除她的痛苦。疯狗是一个「实物」,光靠谈话,不能解决问题。我却认识有言语粗暴的人,藉著听见神的话,并藉著悔改、相信、和顺服,变得和善可亲。

当大家相信怒气是压抑在里面的东西,而不是他们的行为,便自然地要找对策,不求悔改。他们觉得需要某种发泄。這似乎很合理。辅导员为了帮助他们舒解压力,往往嘗試「揭开疮疤」(另一个比喻!)。「你里面沸騰的怒火要发泄出來。這里有一个枕頭。把它当作你妈妈。拿起這个棒球杆把枕頭毒打一顿,为你妈所做的一切咒罵她。你便可以把心中的怒气驅除。你會感觉好一点,你的问题也解决了。」假如怒气真的是我们心里的一个东西,這样做才會合理。然而由於怒气并不是一个东西,而是整个人的道德行为,這样做是罪惡的。[2]怒气并不是一个东西,因此真正的解决办法是了解自己、承認过失、悔改、相信、并且靠神恩典的大能,重新顺服。

我们没有理由认为必须通过发泄或赶鬼,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第二种把怒气作为一个东西看待的方式,可见於一些相信鬼神的文化,和现代某些基督教文化中。在這些情况之下,很多人都把怒气看作一个「魔鬼」。其逻辑与世俗的水压模式完全一樣。怒气再次被视为在你里面的东西。把这个「东西 从你里面弄掉 – 在這个情况下是把它赶出去,你的问题便解决了。这个理論似乎也很合理。正如生气的人怒气沸騰,怒气与其他罪一样,使我们完全像魔鬼一樣。魔鬼是我们的指控者,夺去我们判斷的主权,不斷地制造半真半假的事实和谎言,并且迁怒於神和其他人。整个发怒的世界都在魔鬼的权势之下。他企图把我们塑造成他的形象。当你看见一个不道德地发怒的人(或者你就是這个人),瞧,這正是魔鬼的形象。然而魔鬼在怒气方面所扮演的角色,与它介入任何其他罪的方式并无分别。他并不是把我们先变成魔鬼,再去犯罪。他控制我们,为了操纵和消滅我们,便对我们加以诱惑和欺骗。解决方法并不在於赶出暴怒、生气、高傲和反叛等所谓的魔鬼,而是从暴怒、生气、高傲和反叛中悔改,转向恩慈的主。发怒是一个道德上的行为,并非一个在我们里面的東西,其解决办法亦是一个道德的行动。[3]

由於發怒是一个道德的决择,我们没有理由认为必须通过发泄或赶鬼,才能真正解决问题。那些理論,把怒气视为被压抑的浴液或魔鬼,听來有理,因为这些理論借用了生动的比喻,或归罪於那个隐藏附近的控告我们的魔鬼,但它們误解所见,把人误导。

第二个谎言:对神生气,无伤大雅

我们早些时候已经看到对神生气是非常普遍的事。圣经曾多次谈及這种情况。[4]由於人类罪的本性,這是最有可能的反应,然而這却是致人於死地的邪恶反应。约伯妻子的一番话是很遭糕的劝告,不过她所说的却是事实:「你咒诅神,死了吧!」(约伯记2:9)

很多流行的心理学说,在讨论人对神的怒气时,对我们一点帮助也没有。一般來说,他们的建议大致如下:「假如你对神生气,你要做四件事。第一是要紧记,怒气就是怒气,并无分好坏。对神生气,无伤大雅,反正是神赋与我们发怒的情绪。第二点,承认神往往不照顾我们,令我们失望,要不然你怎樣解释当我们被虐待,求神拯救我们,虐待却持续下去?假如神真的掌管一切,大可加以阻止,衪却没有。第三,你需要把对神的怒气发泄出來。神对我们的爱是成熟的,成熟的爱可以承受心爱的人坦诚的怒气,所以你不必怕把你真正的感受和想法告诉神。很多诗篇都描述到对神的怒气,因此,假如其他属灵的人都可以向神发泄怒气,你也不例外。不要压抑你的感受和想对神说的话。有话實說,以免成为心口不一的人。第四点,你要铙恕神。宽恕与怒气正好相反。你要放下敌意,才可以有平安,并且建立对神的信任。你要铙恕神让你失望的地方。」這种看法言之有理吗?很多人都认为如此。前後一致吗?也合乎逻辑。果真如此吗?绝不可能。

我们想有效地探讨对神的怒气,可以问这个问题:「你想要的是什么,并且相信会得到什么?」你大可以同样地处理其他情况下的怒气。你每每会发现你的心其實被某种欲望和谎言所操纵,取代了又真又活的神的地位。比如说,假如我渴望能结婚,并且相信神会奖赏我对衪的忠心,赐我一个妻子,便等於在我心中设立了对神生气的纲罗。当這个欲望落空,所相信的事没有實现,怒气便來了。

在辅导过程中常见的对神的怒气,几乎毫無例外(我们待会儿将會讨沦那些「忿怒」的诗篇), 都是使人犯罪的怒气,充滿了对神的怨恨和不信,欣然接受(并且公開宣告)关於神的谎言,为许多自我伤害和有罪的行为找藉口。处理对神的怒气,是提供辅导的好機會。处理得当的话,可以顯出人心中邪惡的毛病。藉著神的恩典,那些对神生气的人,往往可以生平第一次發现神到底是谁,并且认识他们是怎样的人。

让我们逐一探討上述辅导程式的四个要点。首先,我们已经讨沦过,怒气并非无分好坏。向神懷怒,可以是恶毒地控告衪,也可以是向神表达活泼的信心。神造我们时「赋与」我们的愤怒情绪,可能是屬灵的,也可能是屬魔鬼的。可是上述辅导程式的第一个建议,却完全避免提及怒气本身把我们置於道德的困境中。

我们從圣经中没有找到丝毫证据,说神真的出卖过我们。


第二点,我们受苦,是否神不照顾我们?我们從圣经中没有找到丝毫证据,说神在任何情况下出卖过我们。圣经不斷地讨沦到受苦的题目,却往往指出,任何看起來像是神「出卖」我们的情况,我们都必须从神更广大的目的去理解。无疑地,人可以真正、并且严重地令我们失望。虐待别人的人可恶地出卖别人的信任,假如地狱有分等级,他们该被打进最深的深渊 。[5]魔鬼肯定要折磨我们 – 這是他的专 长。苦难肯定令我们痛苦 – 这是苦难的定义。对专橫的暴君和其背後的主凶生气,绝对合情合理。为我们的苦难﹙心存信心和盼望﹚向神呻吟,绝对合情合理。但神从未应许我们不会有眼泪、悲哀、哭泣、和疼痛 – 或应许免除我们遭遇引起這种种情况的邪恶 – 这要等到生命和喜乐永遠胜过死亡和苦难的大喜日子。神的荣耀与我们状况好坏的交织范围,远比一般人所能想像的大。那些向神挥拳的人,是否相信了错误的应许,或者把他们自己的期望加诸於神?他们是否因而对一个「令他们失望」的神生气,甚至把神的作为和动机,与撒但和仿效魔鬼残酷行为的邪恶人仕,混为一谈?说來奇怪,那些不真正相信神主权的人,当他们向神生气,不知怎的,竟都变成極端的加尔文主义者了(「衪大可以改变情况,却没有采取行动。」)。真正相信神主权的人,甚至在地狱般的折磨下,仍然有不动摇的信心,在较輕微的痛苦下,就更不用说了。

真正的神是救我們脫离恶人的神,衪并不是恶人。衪是「贫穷、困苦、有需要、遭不幸、和受压迫的人」唯一的希望。他们在这个「充滿暴力」的世界饱受攻击。还有一个惊人的事實,我們只能战懔地提出 – 當我們诚實地面对自己,我们会发现,我们与恶人相似的地方,比不同的地方多。,除了神羔羊的心以外,每一个人內心的良善与邪恶,都只有一线的差别。这并不是说我们活该忍受别人怎样对待 我们。邪恶的事,會全然接受神震怒的报应(神的震怒倾覆在恶人身上;对悔改的人,就倾覆在基督身上)。那并不是说我们是清白的。我们本身所犯的罪,亦该得神的震怒。耶稣承受了我们该受的刑罚。

辅导员往往看到的那种对神的怒气,总是掩飾著深藏的自以为义的感觉,并且是对神公然地表示不信。世俗的治疗,一点也没有对付這种自以为义和不信的情绪,反而对之加以肯定(这正是为什么很多人都认为這种治疗的模式,非常合理,并且有吸引力!)。由於這种疗程从來没有谈及对神懷怒个中的罪性,因此也永遠不能为在這方面挣扎的人提供真正的盼望 – 那位担當我们罪孽的救主。衪拯救百姓脱离他们因自己的罪为他们带來的刑罚和败坏,又拯救他们脱离因别人的罪为他们带來的痛苦。

圣经对疗程的第三点亦提出了挑战。为了处理你的怒气,你并不需要向神发泄你邪恶的怒气。你要像约伯一样,为你的怒气悔改。你要了解到底是什么要求、错误的信念、自以为义的感觉,引起和激動你的怒气。没有一篇诗篇像治疗师一般,鼓勵人向神发泄那种含敌意的怒气。那些「「忿怒」」的诗篇,都毫不例外地顯露出信心。不錯,诗篇包含了真的烦惱、埋怨、伤心和无耐。我们可以恭敬地称之为义怒,因为这种怒气追求神的荣耀和为神子民的益处著想。這种出於爱的怒气,渴望神(我們唯一的希望)除去我们目前经历的痛苦。信心越大,埋怨越多。這种埋怨并不包含咒诅、不是充滿怨恨的苦毒、谎言、奚落或敌意地低贬,也没有亵渎神的言语。诗篇的作者感觉苦恼,因为他们知道,并且相信神是美善的,因为他们爱神,也因为他们难於把神的应许,与他们眼前经历的苦难协调。[6]诗篇的作者怀著坦诚的信心亲近神,苦苦思量他们的处境。向神懷怒的人却排斥神。诗篇的作者希望神得到荣耀,并且希望邪恶远离他们。他们带著信心呻吟埋怨。一般来说(假冒的治疗法亦忽略了這一点),他们都表示出他们感到罪过和內疚。他们承认我们受苦一般都是应该的。他们有這樣的认知,却同时恨恶那些使人受苦的人的邪恶动机。當圣经教导我们怎样向神诉说苦情时,是要我们向神发出带著信心的呼求,不是发出亵渎神的咆哮。另外的疗程被扭曲得太厉害,无法教导在痛苦中的人如何和为什么向他们所爱的神抱怨。

第四点,铙恕神这种想法是一连串对神亵渎的最後一项。假如一个人真正以悔改和信心处理他对神的怒气,便不会再向神怀怒了。他心中充滿感激(假冒的疗程忽略的另一点),因为他已经得到赦免,不是因为他已经发赦免。神是美善 的,不需要我们的赦免。无论我们罪恶的忿怒怎样企图把神处於被告席,。衪永遠也不会站在那里接受我们的控告。为了重建人与神之问互相信任的关系,铙恕该发自那一方?发自我们吗?绝不可能。假冒的疗程在这一点,跟其他想法一样,都是完全错误的。

诗篇和约伯记并没有为这些把神变为平庸,和被扭曲的想法提供圣经的支持。甚至那个又圣洁又有诚實信心的约伯,到最後亦为他的自以为义而悔改认罪。他承認自己曾经埋怨神,并且为自己辩护,这都是不对的。这是约伯记的主题。至於诗篇,假如我们整体地把它读一遍,亦并没有像那些为了支持他们錯誤想法而斷章取义的人所说的那样。

世界为我们提供的疗程,每一个步骤都只有一个目的:把人保留在高傲的宝座上。这种假冒的疗程认为怒气无分好坏,又埋怨神对我们不好,把敌意淋漓尽致地发泄出來,最後并且要我们「铙恕」那位伟大的冒犯者。这种疗程是肤浅的道德推论,对邪恶的问题提供了肤浅的解释(更别谈对付了),对圣经的理解也是肤浅的,理应令基督徒生气![7]

能够诚實地面对自己对神的怒气,并且了解實情的人,会选择走一条与流行疗程指定路径不一样的路。悔改和相信的心,不會輕易只求妥協。因过去曾受苦难,目前便只顾意容忍,与曾经使我失望的神保持一点关系。相信的心会找到不能言喻的真理、喜乐、希望、和爱。相信的心会找到神。

第三个谎言:我的大问题是生自己的气

我们刚讨沦过的很多问题,再次出现在时下流行的自我铙恕的想法中。假如我生自己的气(这现象颇为普遍),时下的建议认为我主要是需要铙恕自己。[8]一般的想法认为有兩个真理鼓勵生自己气的人铙恕自己。首先,「神不会创造无用的东西,衪既然造了我,我必有其價值」。其次,「耶稣看我至为宝贵,衪爱我,为我舍命」。基於这些正面的想法,我可以自我肯定,比较能容忍自己的失败。结果呢?我便不再生自己的气,「铙恕了自己」。[9] 对很多人而言,這樣听來很合理,却是完全把人误导。

一般人为什么會生自己的气?首先,因为他们无法达到某一标准。生气就是对自己认为不对的事加以指责。这个标准可能是不实在的 – 要房子像House Beautiful杂志上登的图片;要拿全A;想取悦无法取悦的父母;要有标准的靈修时 间。這个标准可能是正确的 – 不要犯奸淫、堕胎、懒惰。无论如何,我认为我应该达到某一标准,我也希望达到这个标准。可是我失败了。這是自我了解过程中的第一个认知。

第二点,生气往往牵涉一个审判官,因为他们是发出指责的人。引用旧约的比喻,一件事可能在「我的眼中」、「你的眼中」、或在「主的眼中」看为不悦。当我生自己气的时候,是谁的眼目看为不悦呢?是我自己。我打量一切,我的判斷是最後的决斷。正因如此,厌恶自己的人永遠不会滿足於别人好心相劝,企图帮助他们相信神在基督里对他们的的铙恕。他们也许「已经相信」神铙恕了他们脏乱的房子,或曾经堕胎,但这还不够 – 「我无法铙恕自己」。我的眼目至为重要,比神的眼目更重要。

当我生自己气的时候,是谁的眼目看为不悦呢?


值得注意的是「无法铙恕自己」的人,通常不單在意自己怎样看,也在意别人怎样看。我要我的房子看來一尘不染,目的是要取悦自己(因此當我做不到,我便不高興了),也要取悦、或得到母亲和邻居的赞赏。当我的房子乱七八糟,我便厌恶自己。我完全失败了,既没有取悦自己,也没有取悦别人。又或者我的标准是对的(不能堕胎),但用了错误的目光來判斷。在我的眼中,因为我曾经堕胎,便「无法铙恕自己」。我怎么會這样做?我一定要作出补偿,或者为此受苦。从个人怎样处理事情的各方面來看,这都是極自以为义的想法。自己同时扮演了审判官、犯人、和救主的角色,一点也不认识基督的义,那种令新約信徒欢欣歌唱的义。别人的眼目通常与我自己的眼目扮演著同等的角色 – 我因别人知道我曾经堕胎而感到羞愧。他们可能会看不起我。圣经称此为害怕人,让舆论取代了对神的敬畏。厌恶自己的人往往活在圣经称之为高傲和害怕人的目光之下。

第三点,当我制定标准和制定批判自己的目光时,我也编出自己对「救主」的定义。为了补偿我无法达到自己(或他人)的标准,我可能会拼命和急躁地追求完美 – 加倍努力清理房子;开放家庭,供未婚妈妈使用;免强自己参与反堕胎运动。然而這一切都无济于事。房子仍然不斷变脏,并且不管我有多么好,堕胎仍然是我过去的污点。我决定要继续嘗試做自己的救主,重新建立一个完美的纪录(假如真能做到),一切便會好转。但我却失败了,所以总是以自我厌恶完场。我又没完没了地再次惩罚自己,扮演著审判官和代罪羔羊的双重身份。我在精神上折磨自己,沈浸於後悔、自责、自我厌恶中,因自己的过错(真實或幻想的),毫不留情地自我控告。我对自己生气,无法铙恕自己。

圣经辅导必须從三方面与这种人讨沦 – 标准、目光、和救主。他们活在一个广泛地假冒圣经的现實中。正因为這样,他們变得如此混乱和不快乐。只有真理才能为他们带來智慧和喜乐。你的目的是要重新制定他们生活的现实,告诉他们如何靠心意更新而改变生命。

首先是找出他们用來评論自己的标准到底是來自神、來自他们自己、还是來自别人(如母亲和邻居)。这些标准有时候是正确的,有很多时候却是扭曲的,可以在真理的光照下对此加以质疑和更改。

其次,谁的目光最重要?谁的认许最重要?生活在我自己的目光下,就是用我的良知代替了神。這是高傲的作为。生活在别人的目光下,争取他们的认许,就是以他们的评价代替了神。這是害怕人的作为。生活在神的目光下就是智慧的开端。自我厌恶的人认清这一点後,便从现实中醒悟过來。他开始看到一些从未懷疑过的罪,并且知道他真的需要赦免。

第三,他认为谁可以救他脫离一切的混乱和痛苦?他是否靠自己的努力去追求完美?他是否认为自己失败而內疚,因而要惩罚自己?只有耶稣基督使我们完全,只有衪能担當罪疚。衪可以铙恕现存的各种罪过 – 真正的过犯(奸淫、堕胎、懒惰);相信和寄望於错误的标准(一尘不染的屋子);选择活在别人(我自己和妈妈),而非神的目光下;追求自我成就的义,一个假的救主。对在罪恶过犯中的人,耶稣赐他们真正的义(衪完美的生命)。衪又赐他们真正的铙恕 (衪为了承担我们的惩罚,为我们作出完美的自我牺牲)。衪赐下存於我们心中的能力 – 衪的圣靈,使我们心意更新;衪赐我们喜乐,并且改变我们。跟自我饶恕這种令人窒息和以自我为主的策略比较,這是何等的解脫。

自我厌恶的人经过这番分析,会发现他们的问题解决了。在神充滿爱的真理下,没有不能成就的事。一尘不染的房子会变得不太重要,神已经救我脱离了这种神经质的琐碎傻事。堕胎的行为真正得到赦免,不是因为我作了任何补偿或自我惩罚,而是因为耶稣爱罪人。高傲和对别人的害怕,曾经把我自己和其他人提升至審判官的位置,现已被对神的敬畏取代。這是智慧的开端。我对神恩典的感激,取代了我争取成功,律法式的完美主义,和对自己生气的自我惩罚。就这样,我不再 「对自己生气」,没有丝毫「我需要铙恕自己」的想法。

事实上,创造和救赎都没有给我们太多感觉自己不错的理由。


在这里附带说明,请注意錯誤的分析(对自己生气吗?铙恕你自己。),会怎样导至假的福音,跟对神生气的情况一样。圣经完全没有这样的意思:「因为神造你,你很有价值。耶稣的爱顯示出你多么宝贵,所以你可以觉得自己还不错。」事实上,创造和救赎都没有给我们太多感觉自己不错的理由。我们是按照神荣耀的形象所造,然而看看我们离這个形象多么远 – 「世人的心充滿了恶,活著的时候心里狂妄」。[10]诚實地看看我们被造时的荣耀,「好塞住各人的口…因为世人都犯 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同样地,我们获得救赎的方式,亦顯出我们是如何的败坏和无助。唯一良善和可敬的人子,无条件地为不敬虔、软弱、和有罪的敌人而死。這些事实根本没有为我们提供任何让我们自信地接受自己和铙恕自己的跟据!恩典本身的定义,破除了自我價值。在「缺乏自尊心」背後隐藏的高傲,和对「自己的懊惱」,都不能靠错误地肯定自己的價值而得到医治。圣经的福音把我们引致耶稣基督的尊荣。衪救赎了该被定罪,没有價值的人。這个真正的福音,指出我们需要从神而來(不是出於自己)的铙恕,并且完全无条件地为我们提供了這种铙恕,远胜假的福音。完全接受神恩典的人,會变得真正的快乐,不需要找东西支撑他们不稳定的自我概念。一个按照圣经,正确的自我认知,破除了我們原本以为对自尊的需要。世上只有得到这种认知的人,才可以有自信地面对生命。

要以铙恕自己來解决对自己的忿怒這种想法,纵容了一种重要的罪:叫人在错误的目光 – 他自己的目光 – 下生活。「我对自己生气,需要铙恕自己。」这个使人窒息的心理牢籠,与圣经解放我们出來生活的真實世界相差太远了。举例來说,保罗在歌林多前书4:3-5说他不在意别人怎样评论他:「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極小的事。」他没有活在别人的目光下。保罗说他也不在意自己怎样论斷自己:「连我自己也不论斷自己。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他没有活在自己的目光下。他最後這样说:「但判斷我的乃是主。」然後继续解释活在神的目光下是什么意思。我对自己的评价(「良知」),你对我的评价(「声誉」)都无关重要,除非這评价跟神对我的评价一样。这些评价若安守本位是极之宝贵的,然而这些评价若控制我们,便难以驾驭了。

当我们有正确的认知,并且按照圣经去做,对自己的怒气,像对神的怒气一样,都会得到完滿的解决。困惑的人往往得到的假福音,足以令基督徒忿怒地哀哭。

脫离怒气的途徑

让我们從积极的方面看。我们怎样才可以采用圣经在怒气方面的教导來帮助我们改变呢?那是一个叫我们得益的问题。我们以上讨沦的一切,都可以归纳於八个很实际的问题。首四个问题帮助我们对怒气作一评估,另外四个问题帮助我们解除怒气。[11]

让我引用一个令我們很多人(所有人?)动怒的简单情况,作为例子。你被困於拥挤的交通,快要错过一个重要的约会,距離中午只有五分钟,约会正好定在中午。你被挤在公路上,离开约会地点大概十哩。交通在过去二十分钟都没有移动,一点疏通的迹像也没有。普遍的反应?你怒哮起來 – 生气、懊惱、厌恶、无奈、不快乐、焦虑。當你有这样的反应,便应该问自己这些问题。

第一个问题:這是个怎样的情况?

這很容易。到底是什么情况引起你的怒气。怒气是被激动的,有其起因。怒气在某时某地发生,有其原因。到底是什么事情引起你的怒气呢?「我没有动怒的意思,直到我被卡在水泄不通的交通中,已经时近中午,我心知必定会迟到。」影响你的情况包括了决定在那个时刻修路的交通部、当时的交通、时间、那个约会、那个在等你的人可能有的反应,诸如此类。

怒气是有後果的,會引起反馈环,恶性循環。


第二个问题:我怎样反应?

这个问题也比较容易,目的是要帮助你知道你表达罪恶怒气的方式。你的思路有什么改变?我在心中咒诅交通署;焦虑地想像该怎样向那个苦候的人解释;也许在自责:「我为什么不早点离开,或者选择另一条路线,或者先听听收音机的交通报告?假如我要见的那个人生我的气,该怎么办?」神到底在那里?我咒诅,也许是为了唤起神的震怒,为我的懊惱效力。也许這样的想法会闪过我的腦海:「我应该…或者我本该…」但這样想也无补于事。也许我对神感到懊惱:「基督教真不管用;神是个笑话;有什么用?」

我的身体和情绪有什么反应?我感到生气、懊惱、火热。我坐在这里越久,越觉得耳朵冒烟。我觉得很紧张,颈背在绷緊,胃在翻腾,为错失约会感到焦虑。行动呢?紧跟著前面車子的保险杆,不让旁邊的車子插进來;揮拳击打仪表板;呻吟、唉声叹气;發泄我的懊惱:「真不能相信!真是荒谬!這么多…」;激动地打开又关掉收音机;说脏话或做出猥褻的动作;交通一疏通便好像疯子般地开車;最後到达约会时,发出连珠不太有连贯性的怨言和解释。

这些焦虑懊恼(还有一点害怕),都是典型「屬乎肉体」的反应。

第三个问题:什么在驱使著我?

我咕哝埋怨,必定有一些我想要的东西和错误的信念在驱使我这样做。你要问一些基本的问题: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我真正相信的是什么?怒气并非由當时的情况引起,而是发自我的内心。[12] 这里是一些可能掌管我们的意念:

第四个问题:有什么後果?

怒气是有後果的,會引起反馈环,恶性循環。也许当我侵略性地往前移动,便会碰到旁邊的車子,被对方的驾驶员臭骂一顿,还要付250元碰撞保險的自付费。我也许会承受情绪和身體方面的後果:罪恶感、更加懊恼和焦虑、胃痛和头 痛。这後果有时候是致命的 - 猥褻的动作引致对方拔枪开火。也许当我终於到达约会,我這么热、這么烦燥、這么激动、充滿藉口,给对方留下很坏的印象,因而失去了销售额(或女朋友)。也许我不成熟的表现使我在医生诊所的全部职工前出丑。他們在我背後讽刺并开我玩笑二十分钟。「我的一天完了。」

首四个问题识别出懊恼的反应,并且对此作出分析,指出怒气的导火线,详细列举出怒气的各种反应,并其隐藏的动机和後果。藉著这个小事件,我们可以瞥见「罪和痛苦」的恶性循环。跟著的四个问题,藉著那位监察一切的神的恩典,为我们提供圣经的解决办法。

第五个问题:什么是真实的?

神是谁?衪怎样说?很多圣经的主题和真理都可能很重要,不过我会集中於三个往往对处理怒气非常重要的主题。第一,每一个情况都有神在其中,神掌管一切。衪的主权环繞我在第一个问题所面对的情况。我没有可能控制世界,這并不等於世界是无规律和失去控制的。若你学會相信,你会解决有罪的怒气:「當我迟到,被困於交通中,這是与神極其相关的。神在其中,并且要在衪的儿女 - 我的生命中,成就好事。神最终的目的,是要把我重新塑造成耶稣基督的形象,使我成为一个不轻易發怒、完全信靠的人,令我成为和平的使者,不是引起纷争的人。我不喜欢我的约会肯定泡汤這个事实,但神给我一个理想的机会,把我塑造成一个不一样的人。」

第二,神的律例可以应用於目前的情况。这律例在兩方面工作 – 作为一面鏡子,也作为一台灯。神先向我举起一面鏡子:「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并且要「爱人如己」。第一条诫命把我的心暴露无遗:我到底爱什么呢?我感到懊恼,因为我爱事情照自己的意思發生、我爱人的称赞和金钱(或健康、或爱情)。這个诫命让我诊斷出我从第三个问题对自己的认识。事实上,這条诫命教导我提出那些问题!诫命的第二个部份顯示出我所结的果子。肉体的渴求会 产生什么肉体的反应呢?第二个问题的罪恶反应便顯露无遗。圣经中有诸多阐明这条诫命的例子和教训,甚至教导我应该注意那些地方。[13]

神亦以衪的律例作为引导我的明灯。第一个伟大的诫命要我爱(相信、敬畏、等候、转向…)神。我可以在金钱(健康、友誼/婚姻)方面相信衪的供应,而不去贪求这些东西。神以智慧的清晰辨別能力,取代了我以前情绪混淆的情况,我为此爱衪。这条诫命告诉我怎样去遇见和认识神(见以下的第六个问题)。第二条伟大的诫命正面地谈及顾虑到别人的益处。這可以怎样应用呢?當交通沤合时,我可以大方一点,让别人插进來。也许我应该礼貌地打个电话(如果可能的话),让在等我的人知道情况。这个诫命谈及忍耐,还有其他诸多可以应用於生命不同情况的好果子;提醒我当我告诉别人發生什么事情时,要说實话;激勵我去争取我需要的智慧,在這个情况中(早上十一时五十五分被困交通,约会迟到)實行神的旨意(见以下的第七个问题)。

第三,神的真理涉及福音。从这次高速公路的小事件中,我自知违反了神第一和第二条伟大的命令。这是罪。福音是作为鏡子和作为明灯的律例之间的桥梁,亦是罪的混乱和智慧的喜乐之间的桥梁。福音赦免我的罪,重新建立我和神的关系,使我有改变的能力,为我带來胜过生命不如意事情的希望。神是我们患难中隨时的帮助,可以在我忍耐拥挤的交通时,让我有风度去和平、大方地应付。在神无法言喻的爱的恩惠中,我可以重新知道什么是真的,并且为此高兴。

第六个问题:我可以怎样求神帮助呢?要身体力行。

第五个问题带出的世界观,让我们所面对的问题变得有意思。這个世界观让我们看到神,并且教我们认清脫离愚行,进入智慧的途徑。然而若光作分析,那怕最清晰的思想(第一到第五个问题要达到的目标),也不会令我有所改变。第六个问题要我有所行动。神要我寻求衪,与衪交易。我需要应用第五个问题所带出的真理,如提出问题,分辨这到底是义怒,还是犯罪的怒气。顯而易见,我的怒气不会通过义怒的第一个考驗 [14] - 这拥挤的交通并不是一个道德上的恶行,要我为此费神 动怒。我犯罪的怒气却坚持那谎言,因为我在事奉第三个问题指出的假神。我需要 悔改,脫离肉体的贪念和情欲,转向生命的主。我需要承认我的罪、恳求赦免、相信福音、求神赐我知道应该怎样反应的智慧,和去實行的力量。這一切使我有「理智」的清晰头脑。我能真正地感谢神,并且感到知足(虽然我仍被困於拥挤的交通中)。这是当我沈浸於罪中所不能想像的。神啊,感谢祢,因为祢是神!感谢祢美 善的福音,滿足了我此时的需要!「得智慧,得聪明的,这人便为有福…比珍珠宝贵,你一切所喜爱的,都不足与比较。」(箴言3:13、15)渴求智慧,胜於渴求己意、胜於渴求别人的称赞、胜於渴求金钱或其他令我紧張的东西,实在为我带來祝福。

第七个问题:在这个情况下我应该怎样回应来荣耀神呢?要身体力行。

悔改和信心會带來行为、情绪、和思想上的实际改变。正如第二个问题描绘出明确的罪,义亦有明确的表现。在最简单的層面,我可能會深深吸一口气,并且放松,相信神确实掌权。神亦要我结出别的果子。我变成一个有爱心、有礼貌的司機。假如我真的落後兩部汽車,那又怎样?我还是让幾辆車插进來吧。神把我从犯罪怒气的敵意和競爭中释放出來。拥挤的交通不再是狗咬狗的交战。我感谢神,心中盘算要对那个令他久候的人说什么 – 不是焦虑地找藉口,或懊恼地咆哮,而是道出简单的事实,并表达对他的关心。我会为他们带來不便而道歉(我不會请他铙恕。铙恕适用於我的过犯得罪了别人,道歉适用於意外的情况。假如我迟了十五分钟才出门,那么我便应该为我没有體谅别人而寻求赦免。)不受罪的混乱情绪捆绑,是多么快乐的事。我没有生气、焦虑、傍徨、和埋怨,反而因活在福音的光中,有感恩的「出人意外的平安」和「滿足的秘訣」。第七个问题应付了第一个问题形容的每一个情况,并在我的现实世界中,仔細地行出了神的旨意。

第八个问题:信心和顺服會有什么後果?

我们已经提及一些主观的好处。更客观地说,我们也可能避免了保險杆被撞凹,甚至避免了凶杀事件的发生。别人亦不会因为我的缘故,掉入邪恶的怒气或凶杀中。在我这个角落的世界,环繞我的五、六辆車子,也可能被我的礼貌和从容的反应感染。敬虔会创造出恩慈的圈子。我们兜了一圈,发现虽然敬虔不保证可以改变原本的情况,却往往对世界有好的影响。说不定我仍然销售成功,因为我這样冷静、合理地处理这个令人懊恼的情况,使经理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见过太多其他的推销员,一进门便滿口藉口,气势汹汹。我敬虔的态度引起他的好奇心,并且吸引 著他。神给我多方面祝福的可能性是无尽头的。我的一天没有被毁,神把我从罪和痛苦中救拔出來。从成为基督形象的角度看來,这也许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

敬虔会创造出恩慈的圈子。


我学會了在神的世界中该如何生活;我学會了福音如何发揮作用。我在生命非常微小的一个角落中,学会了極重要的功课。也许那天晚上當我跟一个焦虑、烦燥的朋友通电话时,我便可以「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歌林多後书1:4)。我没有受多大的苦(拥挤交通的不便),也许他/她受了很多苦楚。然而人心的运作是完全一样的 – 我会明白我朋友经历生气、害怕、和失望的试探,因为我明白我自己经历的试探。我已经明白逃出这圈套的方法。这个经历不但为我带來祝福,亦让我可以有智慧地辅导别人。

拥挤的交通 – 那只是一个很小的案例。有些人可能会问:「这与重大的苦难,和惹人怒火的重要因由有什么关连呢?」从圣经怎样看事情而言,其實极有关连。关於神的同一个真理,同样地派上用场。当然,很多细节都會不一样。圣经很坦白 – 直至最後的日子,都会有擦不掉的眼泪,亦有揮不掉的敌人。第八个问题不會制造出人间的天堂,却使我们嘗到一点天堂的滋味,尽管最後的敌人仍未服於基督的脚下。假如我见到基督的那一天,会完全有基督的形像,那么我在拥挤的交通中若有一点基督的样式,也算浅尝了一点天堂的喜乐。这八个问题帮我们认识基督徒的现實,也就是说,帮我们认识现實!这些问题帮我们认识我们的世界、认识我们自己和我们的神,并且教我们该怎样生活。神教导他们怎样应付拥挤交通的人,神亦会教导他们应该怎样应付任何事情。

〔這篇文章的第三部分 – 「帮助忿怒的人」,针对怎样辅导忿怒人仕的过程。蒙神允许的话,這篇文章會刊登於下一期的《圣经辅导专业杂志》(Journal of Biblical Counseling)。假如这计划遭干擾,最後一句话可以阻止读者、作者、和编辑犯罪生气。這不是很有意思吗?〕

  1. 引述於”Understanding Anger,” Journal of Biblical Counseling, 14:1 (Fall 1995), pp.40-53.
  2. 2这并不是说發泄不会令人「感觉好一点」。有很多做法都令发怒的人暂时感觉好一点,却没有真正解决道德上的问题。例如冷静下來、默想、吃零食、寻找性高潮、睡觉、看电视、为了争取别人的同情而搬弄是非、尖叫和打东西、去健身房做运动、去百慕达旅行。這些做法往往可以减輕怒气,却不能改变人心。
  3. 对於怒气是魔鬼這种想法的一个更加详尽的評論,见我寫的Power Encounters: Reclaiming Spiritual Warfare (Grand Rapids: Baker Books, 1995)。
  4. 也许最生动的记载,是别人怎样不间斷地对神的儿子耶穌基督,并且怎样对在衪以前和以後的先驅者和神的使者(特别是大卫、耶利米、施洗约翰、和保罗)心存敌意。百姓在旷野的埋怨,表达出他们对神的不滿。箴言19:3说愚昧人「抱怨」耶和华。啟示录16章三次提到人「亵渎神」,并不悔改。
  5. 我引用了一个最坏的情况作为例子。很多向神懷怒的人所遭遇的困難都较輕微:情场失意、经济上的逆转、年迈的父母去世、在教會委员会的建议遭否决。令我感到很惊讶的是对神懷怒的人所遭遇的困難,往往与爱神的人所遭遇的困難完全一样!
  6. 在诗篇以外,哈巴谷书亦有表达同样至为高超的情操。
  7. 对伤害人和诽谤神的事情动怒,肯定通过义怒的第一个试验。假如我们爱神,又爱向神怀怒的人,希望给他们真正的帮助,不是给他们一堆谎言,這种怒气亦會通过义怒其他的试验(见这篇文章的第一部份)。
  8. 见紧接这一期的Journal of Biblical Counseling,Robert Jones寫的一篇好文章:”I Just Can’t Forgive Myself: A Biblical Alternative to Self-forgiveness”
  9. 治疗的目的很可能是为了「接纳自己基本上是可以的,像其他人一般,有可以理解的缺点」,而不是要「铙恕自己」。铙恕意味著严重的过错,以致於「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希伯來韦9:22)。自我铙恕的教导充斥着人文主义自我接纳的世界,与基督徒的铙恕不一样。自我铙恕世界中的神,扮演著一个宽容、世故的爷爷的角色。神是爱我们的父親,有更好的东西给衪的儿女!
  10. 传道书9:3;参看分析人类道德状况的其他经文,如创世记6:5,耶利米书17:9,罗马书3章。
  11. 这个基本的架构,除了应用於怒气外,亦可以用於其他的问题。这只是按照圣经的方式进行改变的一个总结。
  12. 毕竟,假如我真的想躲避那个约会,我便会庆幸被困於拥挤的交通中,洽好给自己一个藉口!很少人会为罪过的快乐这个问题寻求辅导。圣经中有很多例子,这些人为达到自己邪恶的欲望而高兴(例如诗篇73:3-12;耶利米书50:11;哈巴谷书1:15;路加福音6:24-26,16:19、25;啟示录11:10)
  13. 圣经當然不需要,亦没有自称把每一个细节都列举出來。圣经教导我們什么是罪恶的怒气,并且为我們提供了很多例子,让我们有分辨其他例子的智慧。举例说,我不需要经文证明,也知道「买黄色杂志和自慰都是向神发脾氣」,表达罪恶怒气的行动。这样的分析蕴藏於这段经文中:「情欲的事都是顯而易见的〔列举出15个例子…〕,等类」。(加拉太书5:19-21)这一段和其他的经文,在怒气这个主题上为我們提供了足够的变化,让我们可以如此类推。圣经让我们面对现实,教导我们怎样正确地观察和理解我们所处的世界。fckLR有时候,反对者會讽刺在辅导过程中,有圣经就「足够」的看法,以为这是说圣经包含了辅导处理的所有實际情况。这是个荒谬的看法,自古以來从未有人這样认为。反之,圣经足以阐释辅导中碰上的實情。假如圣经真的包涵了百般實情,那怕我們甚至不必问对方的名字,也不必认识他生命的细节!然而圣经的范畴,却足以完全的、有智慧地套用於這些特殊的细节。
  14. 见這篇文章的第一部份,Understanding Anger, Journal of Biblical Counseling, 14:1(1995秋),pp.40-53。